农历十月初五,恭迎禅宗初祖达摩祖师诞辰

达摩祖师

本性自空何用除一切诸法皆如幻

己亥农历十月初五(2019年11月1日),恭迎禅宗初祖达摩祖师诞辰。达摩祖师是禅宗二十八祖、中国禅宗初祖。

在《续高僧传》、《五灯会元》等典籍中记载,达摩原为南天竺(古印度)人香至王第三子,生于南天竺,是印度禅宗第二十七代祖师般若多尊者的大弟子,印度禅宗第二十八代祖师。

有一天,达摩向他的师父求教说:“我得到佛法以后,应到何地传化?”般若多罗说:“你应该去震旦(今中国)”。“当往震旦,设大法药,直接上根”。震旦,即是当时的中华大地。

达摩遵照师父的嘱咐,准备好行李,驾起一叶扁舟,乘风破浪,飘洋过海,用了三年时间,历尽艰难曲折,来到了中国。

或许是沿着当时的“海上丝绸之路”,达摩祖师在当时的“南越”(现今海南岛对岸区域)登陆,即如今的广东境内。

崇佛的梁武帝得知有这么一位天竺僧达摩的到来,就遣使持诏将他迎至当时的国都建业(今南京)。梁武帝自得地问道,“我自即位以来,写经、造寺、度僧无数,功德如何?”却见达摩淡淡回答,“没有功德可言!”

梁武帝被浇了一盆冷水,“怎么会没有功德呢?”达摩说,“这是人天小果,有漏之因,如影随形,虽有非实。”梁武帝追问,“什么是真功德?”达摩答,真正功德是净智妙圆,体自空寂。这功德不是用世俗的方法求得的。梁武帝瞬间怼上了,“那请问,世上有没有佛的存在呢?”达摩祖师答,“没有!”梁武帝再问,“坐在我对面的是谁?”达摩答,“不知道!”几番对答下来,梁武帝难免有些恼怒,显然还不能领悟。两人机缘不契,这场见面不欢而散。后来,梁武帝结识了志公大师,谈起了与达摩的之番对话。志公大师从旁点拨,“达摩没说错,本来是有功德的,老是挂在嘴上,要人称赞,就是刻意贪求功德,功过相抵,那不就是没有了”。志公大师又说,“佛本就不是固定的形式,佛就存在心中,既然您还在怀疑有没有佛的存在,心中自是无佛”。这下,梁武帝才有所悔悟。

于是,达摩祖师一苇渡江,飘然离去。至今,南京长江边上的幕府山下有达摩洞,相传正是达摩祖师“一苇渡江”之处。

南京长江边上的幕府山下的达摩洞

禅宗提倡“见心见性”,把禅定作为主要的修行手段。这个习惯最早来源于达摩。达摩祖师渡江后,来到浦口定山寺修行。

相传达摩游历中土之时,曾在嵩洛地区云游参访。不知哪一日起,在少室山后山的五乳峰上,达摩择洞禅居,经年累月的面壁修行起来。在长达九年的时间里,他几乎从不开口,更不与人往来。人们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,都称他为“壁观婆罗门”。有人说,达摩的观壁坐禅源于古印度,壁观也可能是“凝心、安心、住心”的譬喻;也有人说,那是在等待有缘人。确实,那位或许曾在江边追苦的神光法师坚守洞外数年。即便在寒冷冬季,达摩观壁多久,他就侍立多久。终于,达摩祖师决定传法于他,后世称为二祖慧可。《续高僧传》中记载,“达摩禅师以四卷楞伽授可曰:我观汉地,惟有此经,仁者依行,自得度世。”

一花五叶

九年后,达摩祖师留下偈语:“吾本来此土,传法救迷情,一花开五叶,结果自然成。”从此为中国禅宗发展奠定了传世基调。

据记载,达摩祖师学问渊博,既为有部宗匠,又精通大乘两派宗义,三藏五明,无不博通。但是,他传授的禅法却极为朴实简练,由他开始的禅法堪称是中国佛教史上的一次革命。

经过二祖慧可、三祖僧璨、四祖道信、五祖弘忍的代代衣钵传承,得遇六祖惠能现世后,禅宗一脉高僧辈出。最终,一花开五叶,形成了沩仰宗、临济宗、云门宗、曹洞宗、法眼宗这五大宗派。

据传,达摩祖师传法给二祖慧可时,曾有一偈,“吾本来兹土,传法救迷情。一花开五叶,结果自然成”。一千多年后,汉地寺院几乎都是出自这“五叶”,杭州灵隐寺即是临济宗的寺院之一。

达摩祖师的思想对中华文化影响深远,禅宗在中国发展兴盛。达摩所处的南北朝,小乘佛教仍是修行的主流。后来经由数代大德的不懈努力,直至达摩之后的600多年的南宋,禅宗才终成主流,几乎达到无寺不禅的地步。

禅宗在4―6世纪传入日本、越南,20世纪后,又传到欧美,成为现代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佛教宗派之一。

人们追根溯源时,才发现那个沉默隐忍的印度和尚,对佛教文化、中原文化乃至世界文化的影响,竟已深入骨血。

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,

不立文字,教外别传。

佛陀拈花微笑,迦叶会意,被认为是禅宗的开始。后人常说:达摩西来一字无,全凭心意用功夫。若要纸上寻佛法,笔尖蘸干洞庭湖!

达摩祖师诞辰,吉日殊胜,

祈愿世界和平,灾难永息,

回向虚空法界,一切众生离苦得乐。

南无阿弥陀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