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们的成长不能缺少做“义工”

美国的好大学在录取学生时有一个重要的考核指标——义工(volunteer)。这个指标之所以重要,是因为在这些好大学看来,一个优秀的有培养价值的学生,不仅要有傲人的成绩,还要有服务社会的责任感。

提到孩子做义工,不禁在心里回顾总结了一下。普通父母养普通娃,大女儿既没去过非洲打井,也没去过南美扶贫,就在家门口做了些平平常常没有“亮点”的义工。

女儿快要上高中的时候,我们和其他华人家长一样,知道做义工是孩子高中生活的一部分,同时也是为未来申请大学做准备。我们这里高中生去的最多的就是图书馆和医院。听说在图书馆里学生做的活儿主要是往书架上摆书,我们想让女儿多做与人打交道的事情,于是选择了儿童医院。

到儿童医院做义工是要经过面试的。被录用了之后,每周的一个下午,女儿穿着专门的T恤衫(要自己掏钱买),挂着医院的胸牌,去医院做两个小时的义工。女儿在康复中心,她的“工作”包括:清洗整理玩具,陪伴候诊的小孩(读书、做游戏),医师作康复时她在旁边帮忙照顾小患者。记得最初几周的新鲜劲过后,女儿产生了厌倦心理。有时两个小时里只是清洗玩具,她说很boring(无聊),浪费时间。我告诉她:“做义工也是未来工作的预先体验。世界上任何风光的职业,当你真正当作工作去天天做的时候,都会有枯燥无聊的时候。不要期望每一天做的都是自己感兴趣的事。”渐渐地,女儿习惯了,把做义工当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。没看出她有多喜欢,可是从她和我的分享中,我看到她的收获,她的成长。

她告诉我,来到那里的孩子,要么是肢体有问题,要么是大脑有病症进而影响思维、语言和行动。慢慢地,女儿通过接触这些病症和学习了解了很多儿童疾病的起因,特别是先天的病因,这也引起了她对基因研究的兴趣。她向我介绍过很多相关的医学知识和信息,有些是我根本不知道不了解的。

她告诉我,来那里的孩子都需要长期的康复。有些过程非常痛苦,因为医生要求小孩要锻炼使用他们身体中最软弱无力的部分,可能是手、脚、胳膊,或是腿。为了让孩子配合医生,父母们在旁边会对孩子说:“你做了一会就给你买snack(零食)。”可是孩子却大声哭着:“我不要snack!不要让我做!”女儿跟我说这些的时候,我能感到她心里的悲悯之情。一次她说,一个右手原来不能活动的小男孩终于可以拍球了。我问她:“你看到了是不是特别高兴?”她平静地说:“也没有那种miracle(奇迹)的感觉,因为我是看到他一点点进步的,不是突然发生的。”她淡定的反应真不像一个高中生的样子,倒像是整天在医院工作的人那样见多不怪。

更多信息: 下发/车队/格鲁吉亚/天眼查